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    贺峰此刻喘着气,他以最快的速度从小区的后门一路狂奔,最后在附近的一条马路旁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大口的喘着气,然后急忙站在路中间拦车,希望有一个好心的司机能送他去刘小雨的住处。

    可是路过的车辆看见贺峰身上染血,手中还拎着一把红色的斧头压根就不敢停下来,他们还以为是遇到了什么变态杀人犯,所以毫不犹豫的一踩油门直接无视,更有的司机还在考虑着要不要报案。

    全*\网最`快。

    “停一停,停一停。”贺峰没有死心,还在挥舞着手试图拦车。

    然而有过去了好几分钟,他还是没有坐上车。

    这把他气的不行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只能一边往市中心的方向跑去,一边尝试着拦车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有一辆车放慢了车速,朝着贺峰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车窗打开,司机是一位约莫三十左右的男子,这个男子打了个招呼:“喂,朋友,需要帮忙么?”2

    贺峰闻言急忙道:“人命关天,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去市中心一趟,你能帮我过去么?多少钱都行,你尽管开口。”

    “上车,我不收钱。”男子立刻停下了车,然后打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贺峰坐上车,顿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谢什么,坐稳了。”男子立刻猛地一踩油门,车速瞬间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辆看上去不怎么起眼的车,却爆发出了难以想象的速度。

    “你别介意,这把斧头我不是用来砍人的,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才带在身上。”贺峰怕引起误会,急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男子的车技很好,告诉行驶下还有心情和贺峰聊天。

    “你爷爷贵姓?身体还硬朗么我叫贺峰,是一名记者。”贺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爷爷姓王,早些年就已经去世了,他生前最喜欢的就是玩车,当了一辈子司机,可惜到死都没下赛道跑一圈,不过他也热心,经常江湖救急,载了许多有意思的乘客,看见那边那条河么?以前我爷爷就因为送一个客人,车速太快开车直接栽了进去,还好最后没事,不然就没我了。”

    男子说着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要是耽误了,不仅我会死,那个小区里的所有人都会死,甚至整个大昌市都有可能面临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闹鬼?那可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司机不由一愣,随后立刻双手抓住了方向盘:“系好安全带,抓稳了,我要闯红灯,给我五分钟的时间,一定把你送到。”

    原本就快的车,速度再次飙升。

    而且遇到红灯的时候这个司机不带一丝犹豫的,直接就闯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心一点,慢一点也没关系,千万别出事了。”贺峰急忙提醒道。

    贺峰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男子,看着情况,这个人是相信观江小区闹鬼的事情了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除非这里以前也闹过鬼。

    随着车辆快速行驶,这个时候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竟飘荡起了一层薄雾,而且随着继续前进,薄雾也渐渐变的浓郁起来,到最后视线甚至都被浓雾挡住了,这让车技很好的司机大哥不敢加速,只得放缓车速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怎么好端端的起了这么大的雾。”司机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他在大昌市生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诡异的天气。

    贺峰见到如此浓雾,莫名的感觉有些不对劲,他脑海里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观江小区的那七口红色的棺材,其中一口棺材早被之前的工人打开了,不过里面是空的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也许,第一口棺材不是什么都没有,而是里面的东西早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该死。”

    忽的,司机大哥一个急刹车,车辆猛地止住了。

    前面,一辆车闪着灯停在了路中间,这让他差点就追尾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撞上,这雾这么大,看样子得换一条路走才行,你放心,我一定能会把你安全送到。”

    司机大哥此刻立刻打方向盘,然后换了一个方向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换了一个方向之后这里的雾没有那么浓了,不过视线依旧受到了影响。

    油灯一亮。

    昏暗发黄的灯光扩散了开来,将整辆汽车笼罩在内,同时还驱散了附近一些浓雾。

    司机大哥发现视线好了一点,又再一次提高了车速。

    然而进入市区范围之后,浓雾并没有丝毫消散的迹象,反而因为浓雾的原因里面上有许多车停了下来,这些车不是追尾了,就是熄火了,但是奇怪的是这一路行驶过来居然没有看见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很不合常理。

    即便是有司机停下了车也不会离开太远,只会在车旁逗留才对。

    当汽车行驶过旁边一辆闪着双闪的车辆时,贺峰好奇的看去。

    他发现那辆停在路边的车内空无一人,车门都是打开了,里面的副驾驶上还放着一些重要的物品,似乎当时那辆车的司机走的匆忙,甚至都来不及拿东西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闹鬼了吧。”

    贺峰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,手脚此刻都莫名的有些冰凉起来。

    贺峰说道:“不管发生什么情况都不能停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外面这个样子,我也不敢停下来啊。”司机大哥也不是蠢人,那些但凡停下来的车,里面的司机都诡异的失踪了。

    他不敢赌自己停下车之后自己会不会也跟着一起失踪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个时候他没有多想,只是尽可能的提高车速,想着能不能赶紧离开这片浓雾区域。

    就在车辆继续行驶了一段路时。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在前面的马路中间,一片浓雾笼罩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,那个人影有些模糊,看不清楚相貌,但是毫无疑问那的确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司机大哥一惊想要刹车可是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巨响,站在马路中间的那个人影竟被撞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出事了我好像撞人了。”

    司机大哥这下有些慌张了,他赶忙靠边停车,下意识的就想要下车去查看情况。

    贺峰却是一把抓住了他:“别下车。”

    “听我的,别下车,也别停下来,继续开车,我感觉这里很不对劲,不能待。”

    贺峰再次提高的声音,然后死死的抓住了这个司机大哥,制止他突然下车的行为。

    司机大哥冷静了少许,然后道:“那我打个电话报个案,不然的话我这算是肇事逃逸,要坐牢的。”

    可是就在他刚刚拿起电话的时候,不知道什么时候之前那个被撞飞的人竟又突然的站在了车前,而且周围的雾也变的更浓了,即便是离的这么近都没有办法看清楚前面那个人的模样,只能勉强看清楚那个人露在外面的双手。

    那双手透露出一种死灰色,上面还沾满了许多的泥土,看上去诡异而又渗人。

    “什么鬼东西。”

    司机大哥见此一幕吓的直接就是一脚油门踩下。

    但是汽车却并没有和想象中的一样直接窜出去,反而失去了控制,没有任何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汽车失灵了?”司机大哥又尝试着接连踩了几脚,可是汽车依旧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这下他有些明白了,为什么路边有那么多汽车熄火抛锚了。

    可是看着前面拦车的诡异之人,这位司机大哥急的满身冒冷汗,他这下意识到了,自己好像是撞鬼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距离目的地还有多远?”

    贺峰此刻等不及了,现在汽车不能发动,他不能一直待在这里。

    全*\网最`快。

    贺峰一咬牙道:“我下车走过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直接打开车门,走出了车厢。

    但是贺峰没有理会,他鼓起勇气,拎着猩红的斧头直接对着拦在车前的那个诡异之人就劈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斧头劈下,眼前那个诡异之人竟直接栽倒在了地上,没有了动静,就连周围的浓雾一时间也消散了许多。

    贺峰愣了一下,似乎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可以如此轻易的得手。就在浓雾散开的时刻,他才看清楚了躺下的那个人,不,那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,简直就是一具刚刚从坟里挖出来的死尸,浑身都散发着一股腐烂的气息。

    贺峰浑身一颤,立刻清醒起来,然后头也不回的朝着前面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一边跑,他不忘一边提醒:“司机大哥,趁这个机会赶紧调头离开,不要待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说也奇怪。

    随着那具可怕的尸体倒下,那位司机大哥的车竟恢复了正常,可以启动了。

    这位司机大哥哪里还敢逗留,急忙掉头就走,速度要多快有多快。

    现在浓雾散开了片刻,鬼知道待会儿会不会又出现。

    贺峰听到身后汽车离开的声音,他稍微松了口气,毕竟他也不想一位好心的司机大哥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被厉鬼给杀死。

    “张大爷的这把斧头很厉害,只要劈中,便是

    恐怖的厉鬼也会沉寂,但似乎不能杀死厉鬼,过了一段时间,厉鬼又会再次恢复过来,我必须趁着这段时间完成任务,不然的话下一次我很有可能会死在浓雾之中。”

    此刻,贺峰的头脑莫名的清醒,他想到了之前张大爷对付那黑色头发的场景,从而分析出了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贺峰喘着气,跑到了一个老旧的小区内。

    “应该就是这里了。”他开始辨认具体的位置,寻找那个叫刘小雨的住处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时候之前消散的浓雾却又再次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么快?”贺峰心惊肉跳,不由的加快了行动。

    “在哪,到底是在哪栋楼该死,这些老房子上面连一点标识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他此刻内心焦急,像是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在小区里转着,而且更为致命的是,他发现手中的油灯这个时候还有了熄灭的趋势。

    油灯里的灯油所剩不多了,不知道还能支撑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假如油灯熄灭,贺峰怀疑还有更恐怖的事情发生,他必须在油灯燃烧完之前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“不,不是这栋楼。”

    贺峰此刻进入了一栋楼之后又出来了,他找错了房子,那里不是刘小雨的住处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只能奔去另外一栋楼。

    虽然小区楼房很多,但是他经过排查,也大致的确定了一个方位。

    “应该就是前面那几栋之一了。”贺峰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这个时候,他身后的一片浓雾之中居然也传来了一个沉重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贺峰背后一寒,急忙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脚步加快,身后的脚步声也加快了。

    贺峰一咬牙猛地停下来举起斧头回头一看,结果身后却一片浓雾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只能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手中的油灯依旧在照亮前方,昏暗的灯光穿透了浓雾,给贺峰提供了不少的视野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贺峰进入下一栋楼内的时候,油灯燃烧殆尽,彻底的熄灭了。

    没有了油灯,贺峰这才彻底感受到了这浓雾的可怕。

    伸手不见五指,低头不见双脚,眼前白茫茫一片,自己像是一个失明的人一样,眼睛完全没用。

    这幸亏是在楼里,如果在外面的话此刻已经迷失了,根本就不可能找到正确的地方。

    贺峰丢下了油灯,不想成为负担,他一只手摸着墙壁,一只手拎着斧头然后沿着楼梯一路往上走。

    一层,一层的数着,防止自己走错了楼层。

    可是在他的身后那个沉重的脚步又再次响起了,似乎有个人跟在他的身后并且也在上楼。

    贺峰感到毛骨悚然,他强忍着恐惧,继续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脚步声越来越近,这让他感觉自己马上就要追上了。

    “不能慌,不能慌,现在一慌张我就死定了,我还有机会,只要我再劈中那玩意一斧头就行了,到时候就能再给我争取一些时间。”贺峰不断的让自己冷静下来,告诫自己不能被恐惧击败。

    现在不是小孩子过家家,是在玩命,一个失误自己就会被身后的厉鬼给杀死。

    “以前的那些人也是这样对付厉鬼的么?”这一刻贺峰才明白,真正遇到厉鬼到底会让人多绝望。

    甩开脑海中的种种想法,他这次来到了十楼的一户人家的大门前。

    看了看大门上的门牌号,贺峰有些欣喜起来:“找到了,就是这里。”

    可是大门紧锁,他压根进不去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只能拿起斧头对着门就劈去。大门在被迅速的破坏,但是身后的脚步声也贴的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贺峰这一刻汗毛直立几乎下意识的反应就往后挥了一下斧头。

    浓雾之中,他感觉自己劈中了什么东西。33

    “成功了?”

    贺峰听到了重物滚落下楼的声音,随后楼道里的浓雾又在开始渐渐的散去,他顿时有一种死里逃生的喜悦。

    可是时间不等人,他还有事情没有做完,得继续加把劲。

    随着他一次又一次的劈砍眼前的这扇大门。

    很快,大门被破坏了。

    贺峰迅速的走进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房间不大,是很普通的两居室,其中一间房间应该是那个叫刘小雨老人的卧房,另外一间房间则是书房。

    他直奔书房开始迅速的翻找起来,试图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。

    书房里大多数都是一些杂书,没有关于那个杨间的记载。

    这下贺峰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不能成功的话,外面那种情况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活着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“一定能找到的,这么重要的消息不可能不记录下来。”贺峰还在书房里继续找着。

    整洁的书房此刻变的零乱起来。

    贺峰并没有和预想中的那样很顺利的就找到那个重要的信息,他此刻不由的有些绝望了,也许关于那个杨间的真正名字并没有文字记录下来,一切都只存在于那个刘小雨老人的记忆之中,自己这一次只是白跑一趟。

    就在他这样想的时候,那恐怖的浓雾此刻却又再次开始汇聚起来。

    视线开始渐渐变的模糊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也许不在书房里,在那个老人的卧室里。”被这再次飘来的浓雾惊醒,贺峰此刻才猛然反应过来,自己是不是找错了地方。

    他立刻放弃了书房,朝着卧房而去。

    一走进房间,贺峰此刻不由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看见房间的一面墙壁上被人用笔写满了字,那些字迹横七竖八,填满了整面墙,似乎写下这些字的人在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不要忘记,而且这满墙的字都只在重复着两个字,那似乎是一个人的名字。6

    “糟糕,看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贺峰此刻莫名的惊恐起来,他急忙凑上前去。那面写满字的墙壁似乎就要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贺峰明白,墙还在那里,字迹也并未消失,是自己的眼睛被浓雾遮盖,没办法看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就差一点,我怎么能失败。”

    他冲了过去,整个趴在了那面墙壁上,睁大了眼睛希望在自己视线彻底消失之前将那两个字看清楚,因为这个时候身后那个恐怖的脚步声又再一次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厉鬼并未消失,一直都在身边,只是下一次他未必会有那么好的运气一斧头将那厉鬼劈退。

    “看见了,我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贺峰又惊又喜,他看清楚了那墙壁上的字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原来是这样,观江小区的那些人都错了,他们口中的杨间根本就不是驭鬼者,也不是人,更加不是厉鬼,他是神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上既然有鬼,也理应有神。”

    贺峰抚摸着墙壁,他的视线已经彻底看不清楚了,可是那个名字却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了他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“所以,他的真名是杨戳。”

    全*\网最`快。

    最后两个字喊出。最近转码严重,让我们更有动力,更新更快,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。谢谢

    有的人死了,但没有完全死……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