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    “轰隆隆”

    尘土飞扬,建筑倒塌。

    这里是大昌市的观江小区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有着六十多年历史的老旧小区,它的寿命走到了尽头,因为高楼老化的问题,小区内的许多大楼都被定义为危楼,早在好几年前就已经不建议继续居住了,而就在今天,这个小区终于迎来了拆迁重建的时候。

    凹凸不平的小区道路被碾碎推平,一棵棵几十年的老树被锯倒运走,一栋栋危楼也开始爆破拆除,就连那挂着观江小区四个大字的小区大门也不见了,只剩下一条宽阔的泥土路,方便各种工程车辆进入。

    对此,小区内不少的居民拍手叫好,因为没有人愿意住在这种电梯损坏,楼房老化的旧小区里,他们巴不得小区重建,自己可以住上新的楼房。

    不过小区内有一批上了年纪的老人却一直坚决反对拆迁,甚至这些老人聚在一起,拦在大门口,阻止拆迁工作的进行。

    可是这些反对拆迁的人到底还是年纪大了,很多事情做不了主,他们不是被自家的子女给接走了,就是身体状况不允许,没办法和拆迁队做长久的斗争,所以最后还是阻拦失败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拆迁进行。

    “今天拆迁情况怎么样?一切都顺利么?”负责拆迁的叫刘岩,他如往常一样巡查工地。

    下属说道:“情况一切正常,非常顺利,现在已经没有老人家来阻拦了,目前高楼区已经全部拆迁完毕,剩下的就是别墅区了,不过最难拆的是小区后面的那一座庙,听这里的人说,那一座庙很特别最好是别动,考虑到那座庙不大,所以就暂时搁置了。”

    “庙就不能拆了么?这是什么老旧的封建思想,让手底下的人都停一停,跟我去看看,今天就先把那最难拆的庙给拆了,这个问题早发现早解决。”刘岩说道。

    下属点了点头,立刻喊来了一支拆迁队。

    一群人在刘岩的带领下,朝着小区后的那座庙走去。

    “刘总,之前我们已经查过了,这座庙修建才不到六十年,不算是历史文物,而且这座庙还是违章建筑,当初建的时候手续不全,没有得到审批。”

    “庙里平时就住着一个人,不过自从拆迁开始之后,小区内一位姓张的大爷就一直待在那座庙里,并且放出话来,谁要是敢动那庙一下他就和谁拼命,这个张大爷在老一辈当中很有威望,如果强拆的话只怕会闹出事情来。”

    在路上,刘岩听着笑道:“还以为是什么难题,不就是一个八十岁的老大爷,这个好办,和之前一样通知他的子女,让他把老人带走,然后发一笔慰问金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办法试过了,那个张大爷的孙子拿了钱,最后也没能劝动。”下属说道。

    “先去看看。”刘岩说道。

    此刻,一座略显陈旧的庙前,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头此刻正杵着手杖,坐在椅子上,神情略显寂寞的看向了不远处正在热火朝天动工的工地。

    “完了,完了,一辈子的心血就这样没了,再由着这些人乱挖下去,是要出事的,就没个顶事的人来拦一拦这些人么?虽然伟爷爷我是出了名的能顶事,可是我也不能顶一辈子啊,倘若我再年轻个二十岁,哪里能由着这些人胡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那些老伙伴一个个都是废物,拿了点钱全跑了,一点义气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老人喃喃自语,随后有些气愤的敲了敲手杖,恨不得站起来和那些拆迁队拼命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年纪太大了,实在是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“喂,王珊珊,那些年,你把院子里的那几口棺材埋到哪去了,不会被这些狗东西给挖出来了吧,那可是不得了的玩意,真要是一不小心被挖出来的话是会出人命的,现在这年头,可没有人懂得怎么对抗厉鬼了。”老人随后又回头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嘎吱。”

    小庙的庙门打开,一位穿着一袭白衣,梳着一头乌黑秀发,年纪约莫三十左右的成熟女子缓缓的走了出来,她神情冷漠,目光冰冷,不带一丝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阿伟,我们的时代已经结束了,观江小区被拆除这是大势所趋,我们阻拦不了,由着他们去吧,真要闹出了鬼也好,死了一些人,这里就安静了。”王珊珊平静的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糊涂,王珊珊,他们今天敢拆小区,明天就敢拆庙,后天就敢把那座神像给拉走,你也不想腿哥出什么事情,对吧。”张大爷很是气恼的说道。

    王珊珊说道:“时间快到了,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“你老说时间快到了,时间快到了,到底什么时候才到啊,你说个准确的数行不?伟爷身体不好,等不了太久了,我担心我哪天死了,腿哥回来见不到我该怎么办?他肯定会非常伤心的,我还想陪他再玩一把游戏呢。”张大爷说道。

    “拆迁的人过来了。”王珊珊此刻目光看向了远处,看见了一队人正朝着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“还真敢来?你先回去,这事情我来处理。”张大爷依旧那么要强,让王珊珊离开,自己一个人面对。

    王珊珊一点都没有客气,只是道:“如果处理不了,我来弄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对你伟爷有点信心么?”张大爷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王珊珊没有说话,看了他一眼,然后转身返回了庙中。

    张大爷满意的点了点头: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刘岩此刻带着一队人已经快速的来到了这座小庙前,他们看了看这座庙,这座庙没有名字,也没有什么人来烧香,很冷清,而且占地不算大,拆起来不需要很大功夫,一天就能搞定。

    “请问你是张大爷么?”一个拆迁工人走了过去,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孙子喊那么大声做什么,你爷爷听得见。”张大爷重重的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老大爷,你能换个地坐么?我们公司今天准备对这座小庙进行拆除,大爷你待在这里会妨碍我们工作的。”有人劝说道。

    张大爷说道:“这样啊?好,没问题,我这就挪个地,那个戴白帽子的,对,说的就是你,赶紧过来扶大爷一把。”

    他指了指刘岩。

    刘岩见到这个大爷如此爽快,没有闹事,立刻就笑着走了过去,将其搀扶了起来:“大爷你小心,要不要我派车把你送回家啊。”

    可是他的话还未说完,张大爷却是惨叫一声,一下子栽倒在了地上:“救命啊,救命啊,杀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.”

    刘岩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僵住了,这,这算怎么回事?碰瓷么?

    “大爷,你这可不对,刚才我好心扶你,可没对你怎么样。”他立刻解释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这位张大爷却依旧瘫坐在地上痛苦的哀嚎着:“就是你小子动的手,你想要杀死我,要死人了,要出人命了”

    刘岩见到这个张大爷这么难缠,不由看了看旁边的其他人,想知道他们有什么办法解决这个难题么?

    可是其他人却都很无奈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这个张大爷八十岁了,一把年纪,往地上一趟都没人扶,谁敢去折腾,这万一手劲大一点,弄不好真要出人命了。

    工地上要是弄出人命,整个工地都要停工,到时候麻烦更大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小区内的老人,他们一向是安抚,劝说为主,哪敢动手。

    “大爷,我们走,我们走行了吧,今天不拆了。”刘岩看见躺在地上的大爷也十分头疼,没办法,只能带着拆迁队迅速离开,生怕被讹上。

    这堆人前脚刚走,张大爷立刻就不闹腾了,慢悠悠的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群年轻人,真是不知天高地厚,和你伟爷爷斗?让你了解了解六十年前的人心险恶。”张大爷哼了哼,然后回头喊道:“王珊珊,事情摆平了。”

    “丢人。”里面传来了王珊珊冷淡的声音。

    张大爷顿时有些急眼了:“这可是文斗,怎么能算丢人呢?用脑子的事情算不得丢人,难不成对付他们也要亮出我双持金枪客的身份么?”

    庙里王珊珊的声音不再回应。

    张大爷依旧在门外唠叨个不停,说着自己以前如何的英勇,如何的风光,又感慨英雄迟暮,宝枪封存,许久未用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“这个张大爷的确难缠,不过他总有不在的时候,趁这个大爷回家睡觉的时候直接把那院墙先拆了,到时候事情就好办了。”回去的路上,刘岩忍不住骂骂咧咧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一个工人急匆匆的跑了过来:“出事情了,那边工地上挖出了好几口红色的棺材。”

    “几口棺材而已,是文物么?如果不是的话立刻报案,然后让人赶紧处理了。”刘岩说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报案了,不过那些棺材很邪门,没有人敢动,经理你过去看看吧。”工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种事情?我过去看看。”刘岩说道。

    当他赶到的时候却发现前面的一片工地上的工人已经跑空了,只留下一个大坑在原地,而在那口大坑中,几口鲜艳的红色棺材正静静的躺在里面。

    棺材围成了一个圈,一共七口,整整齐齐的摆放着。

    让人感到有些不安的是,其中一口棺材不知道被谁打开了,但是棺材里面空空荡荡,什么东西都没有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