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    大周王朝,北疆战场。

    无垠的荒原之上,零星点缀着几缕枯黄的杂草,随着风沙摇曳。

    一道高大的身影,艰难的行走着,身上破旧的褐色皮甲,沾满斑驳的血迹。

    刚毅的脸庞之上,密布了汗水。

    他拖着一具尸体,在这荒原上拖拽出一道长长的血痕。

    尸体是他的袍泽,一个都不能丢下。

    身后,还有六七个战士,也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虽然亦步亦趋,但是却异常坚定。

    给人一种悲壮,荒凉之感。

    “叮,签到系统能量储存进度已经达到百分之九十九点九,预计今天中午正式激活!到时宿主将获得神秘大礼包一份!”

    随着脑海中声音的响起,陆羽吐了口浊气。

    拖拽尸体的手掌,不由的用了几分的力气。

    刚刚穿越到这个名为仙武大陆的世界之后,他就知道了系统的存在。

    可是系统一直在储存能量中,让他非常的无奈。

    现在,终于快要激活了,心中不由的多了几分期待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他唯一的希望了。

    来到这个世界之后。

    他成了靖边将军陆恒的外孙。

    三个月前家族祭祀的时候,因为靖边将军府的长孙对母亲不敬,让他忍不住出言顶撞。

    所以,就被将军府直接发配到了边境,成为了驻守烽火台的一个什长,三个月的时间,在黄沙跟战火的淬炼下,将一个青葱少年,打造成了一名铁血战士。

    就在刚刚,陆羽带领手下兄弟砍柴的时候,跟蛮人斥候撞了个正着,经历了一场小规模的冲突之后。

    让标配本来是十二人的烽火台战士,足足死了六个,而血蛮族的损失,则只有一个斥候。

    可见蛮族之强,说是以一敌十,也毫不为过。

    若是对方下一次来的不是一个斥候,而是一队骑士的话,整个烽火台怕都要被摧毁。

    如此危险的地方,这将军府说是让陆羽送死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“陆寻是嫡亲血脉,是上品灵体有修炼资质,并且被保送学宫,学成后就可以官拜五品,而且他的未婚妻是四品镇远将军的女儿,而自己是赘婿之子,所以就要捧一个,杀一个,当真是好狠的心啊!”

    陆羽一边走,一边自语道。

    北疆边境,这历来都是死亡率最高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依靠着八千里云岭山脉为屏障,跟北疆铁血城。

    大周王朝跟血蛮族在这里对峙了足有三十年之久,整个北方战场,每年死去的战士,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而自己所在的天星烽火台,则是在山脉最西边天石关的千里之外,虽然不是最危险的地方。

    但也不时会有蛮族的精锐来掳掠一番,整个烽火台一年的时间里,要重建三次,可见危险程度有多高。

    陆家这是要置自己于死地啊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这里。

    陆羽眼中闪过一抹的坚毅,越是在这种逆境之中,他更是要坚持。

    他还有母亲,如今被赶出家族,在寒窑中等他回归。

    自己曾经说过,要给她挣一个诰命的。

    “必须的坚持!”

    陆羽使出最后的力气自语道,同时也来到了烽火台下。

    说是烽火台,其实是一个小型的堡垒,只有普通院子那么大,不过墙壁却足有五米高一米厚。

    由附近的黄石垒砌起来。

    之上布满了刀劈斧砍的痕迹。

    还有点点的血迹,据说是上一波驻守烽火台的战士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如今,同袍的尸体,就要埋在这堡垒下方。

    这几乎是每一代守烽人的命运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耗尽力气的陆羽,跟袍泽的尸体,一同摔倒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然后,对着四周同样累的半死的其他战士道。

    “休息一下后,尽快将尸体掩埋,要不一会引来了沙狼,我们可要被困好几天了!”

    得到陆羽命令后,其他人都是点点头。

    然后享受着难得的清闲。

    这一刻,感觉到无比的满足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青涩的脸庞,陆羽有些不忍,自己好歹活了两辈子,可是他们呢,或许不知道哪一天,就会被埋在这烽火台下。

    不过随即就摇摇头,还是先关心自己吧,或许系统激活之后,自己可以带着他们活下来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所有人自觉的站起身来,开始掩埋尸体,气氛显得非常沉闷。

    因为,看着尸体的时候,他们会不由的想到自己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,同样的热血,同样的激情,封侯拜将似乎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可经历过血火之后,谁又不是这烽火台的地基呢。

    而就在陆羽跟几个战士,在沉闷的气氛中刚刚将袍泽尸体埋葬之后。

    身后就响起了一阵呼喝声。

    轱辘的马车声,如雨水敲打在石板之上,炙热的烈阳下,一亮线条雅致的马车倒影出现。

    在马车的四周,皆有昂贵精美的丝绸所包裹,用来遮挡风沙,镶金嵌宝的车窗被一帘淡蓝色的绉纱遮掩,彰显神秘之感。

    拉车的是两匹浑身布满乌鳞的云烟兽,浑身肌肉紧绷,在这荒原上行走,如履平地,号称日行千里。

    如今当挽马来用,却是太过的奢侈。

    总之,这辆马车,处处都透着贵气,跟荒芜的边境形成鲜明的对比,显得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而在车驾的两边,各有八位骑士,赤鳞甲叶闪动冰冷的光芒,远远望去如同跳动的火焰。

    赤铁打造的战矛,隐隐对着两边,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,身上气息显露,让四周的守烽战士,都摒住了呼吸,小心站立在一旁,显得局促无比。

    若是他们刚刚遇到的是这些甲士的话,哪怕只是应对一个,怕也早已是死路一条了。

    虽然这车驾上,没有家族徽章。

    但是谁都知道,这必定是北疆城中的贵人。

    就在狼狈的战士们,眼中闪动着不安之色时,一个女子从车上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最先映入眼帘的,是红色的长裙,在这荒凉的沙漠中,显得分外刺眼。

    陆羽仔细看时,只见这女子乌黑如泉的长发,滑落而下。

    一支晶莹剔透的玉钗,松松的别在脑后。

    旁边还有一支金步摇,之上珠饰颤颤垂下。

    长发浮动间,显露绝美的容貌。

    晶莹的额头上,有细小的汗珠密布。

    当抬起头来的时候,陆崖才发现居然是自己的熟人。

    “菱姐,你怎么来了!”

    声音响起的时候,他下意识的上前几步。

    不过在距离女子一尺的地方停了下来,半月未洗的皮甲上,布满了鲜血跟泥沙,二人站在一起,差距太过的鲜明。

    自己的靠近,彷佛都成了一种亵渎。

    这女子并不是陆羽的亲姐姐,但在过去确让他感受到从来没有过的温暖。

    对方名叫萧红菱,二人认识已经三年了,对陆羽非常的好。

    每次他被将军府弟子殴打之后,女子都会给他擦药,并且柔声安慰他。

    在陆羽的心中,萧红菱就跟自己的亲人一般。

    只是没有想到,他发配到了这个地方,对方居然还会来看自己。

    此时,鼻子不由的有些酸楚。

    “菱姐,你来这里做什么,边境很危险的。

    而且这样的苦寒之地,路上一定走了很久吧!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怪你,走的时候也不说一声,姐姐我只能厚着脸皮自己找过来了!”

    萧红菱轻柔的说道,晶莹的手掌同时拍打着陆羽身上的灰尘,一点都没有嫌弃的意思。

    美眸中更是露出一丝的心疼。

    这份柔情,让陆羽手下的兄弟们,都不由的傻眼了,反应过来后缓缓的退回了堡垒,将时间留给了二人。

    四周的骑士,也远远的围成了一圈小心戒备着。

    尽量不让四周的沙尘,打扰到里面的男女。

    陆羽没有注意这些,只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萧红菱道。

    “菱姐,不告而别是我不对,可我是赘婿之子,现在又被发配到了边境,我们!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这些,你我相识三年了,你认为我会嫌弃你的身份吗?”

    萧红菱打断了陆羽的话,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她太知道对方的脾气了,担心陆羽会说出不可挽回的话。

    果然,在听到萧红菱的声音后,陆羽赶紧摇摇头。

    脸上露出急切之色,似乎想要解释。

    而红菱却不给他解释的机会。

    看着他局促的模样,脸上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说那些不高兴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我这一次来,是给你带来了一些换洗的衣服,还有你喜欢吃的东西!”

    说着,就从马车上取下一个很大的包裹,里面放满了衣服,最让陆羽感动的时候,从露出的边角处,他看出了里面有数件内衣。

    萧红菱的细心,体贴,在此时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一个巨大的食盒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陆羽没有独享,自己留下几个萧红菱亲自做的小炒之外。

    其他的东西,都分给了手下的兄弟。

    引得堡垒内一片欢腾。

    然后,陆羽就在萧红菱的注视下,将饭菜吃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他心中知道,这是对方最喜欢看到的了。

    果然,萧红菱的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然后,手中就拿出一块精致的手帕。

    陆羽也不迟疑,擦擦嘴后,就再次塞回了萧红菱的手中。

    对方也不嫌弃。

    而是看着他轻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除了来看你之外,我还有一个任务。

    北境学宫此次安排不少的弟子,来边境历练,我也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所以等会就的离开,跟学宫的老师还有同窗汇合。

    等历练结束之后,一定想办法让你回城任职。

    你且熬几天!”

    北境学宫,那是北方边境最大的一座学宫,跟帝城的学宫比也是丝毫不弱。

    可以在里面读书的人,身份非富即贵。

    而听到声音后,陆羽缓缓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姐,虽然我不知道你家是做什么的。

    但是你不要因为我为难。

    以后这种地方你也不要来了。

    太危险,等弟弟有一日封侯拜将了,再去找你!”

    陆羽低头说道。

    接着,香风拂过。

    “咯咯,好大的志气,那姐姐我可就等你封侯的那天了!”

    当陆羽抬起头来的时候才发现,萧红菱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坐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此时,向着他挥挥再次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我担心时间太长,姐姐等不及啊!所以你还是先乖乖的听我安排吧!

    这块手帕给你留下了,这可是我娘留给我的万年蚕丝手帕,让我送给自己夫君的呢,你保管好了,想我的时候,可以拿出来看看!

    若是,若是哪天你不喜了,或者后悔认识我了,记得还给我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脸上露出了一抹的红晕。

    接着,马车就缓缓而去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越拉越长。

    陆羽不由的叹息一声,最难消受美人恩啊,萧红菱的出现,就如同是冰天雪地中的一间暖屋,让他怎能相负。

    当萧红菱等人的队伍,彻底消失之后,陆羽回到了堡垒中,在其他战士羡慕的目光中,找了一个舒服的地方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拿着手帕,感受着其中传递出的温暖跟幽香,刚毅的脸上,不由的露出了一抹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老大,那贵人是不是你的媳妇啊,对你真没得说!若是老袁有这样的红颜,为她死都值得!”

    一旁的老卒笑着说道,声音有些沙哑,将一颗狰狞的脑袋探过来,没有了门牙的大嘴咧开,让陆羽一阵窒息。

    他是烽火台上,唯一一个活了两年而不死的人,哪怕是烽火台破了,他每次也能安然无恙的活下去,绝对是边疆之地的一个老油条。

    而他留在这里,最重要的一个任务,就是负责维护观天镜,一个可以映照出千里之外情景的宝物,每一个烽火台都会配备。

    也是他们这些普通战士,可以接触到的,最宝贵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就在陆羽懊恼这个老油条,打断自己心中遐想,准备教训对方一顿的时候。

    老袁的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不好,有敌人!”

    接着,就看到挂在摆放在高台上的观天镜,在此时居然散发出微弱的毫光。

    陆羽不敢犹豫,直接跳起。

    跟老袁向着观天镜走去。

    当后者调整好角度之后,那直径足有一米的观天镜之上,就显现出了影像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他们的耳边,更是响起了若有若无的铁蹄声,整个堡垒,都在轻微的颤动。

    只见那观天镜之上,弥漫滚滚的血云,烽火台的数十里之外,一道黑色的洪流奔腾而去,赫然是蛮族铁骑。

    数量无法计算。

    “不好!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,蛮族所去的地方跟萧姑娘是一个方向!”

    老袁发出惊呼,脸色变得惨白。

    整个堡垒之内,都是陷入了寂静中,众人的心跳都是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最后,将目光凝聚在了陆羽的身上。

    想要知道对方的决定。

    而就在同时,陆羽的脑海中,系统声音同时响起。

    “叮,恭喜宿主,签到系统正式激活,宿主获得系统大礼包一份,请问现在是否开启!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