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    程轻浅之所以将这种天大的好处交到云灵门的手上,其实也并非没有私心,毕竟拿钥匙的人承担的风险属实是太大了,除了这一路聚集下来的幽魂,还要面对离冥塔门内部的未知。

    谁知道打开门的一瞬间会发生什么?万一再出现一批幽魂呢?

    种种衡量之下,她宁愿将所谓的入门优先权交到云灵门的手中。

    汪成看了程轻浅一眼,转头就一剑捅了自己眼前碍事的幽魂,随即又对周围的云灵门弟子发布了召集令。

    众多弟子开始朝着汪成的方向靠拢,没多久便在他的带领下,去寻找程轻浅所说的钥匙了。

    至于汪成会不知道程轻浅心中是怎么想的么?

    不,他什么都知道,在程轻浅开口说完那段话之后,他便想明白了自己要承担怎样的风险,不过他会在意这些么?

    在汪成看来风险和机缘永远都是共存的,想要获得机缘便注定了要承担别人所不能承担的风险。

    或许是取钥匙的心比较心切,没多久汪成便来到了之前程轻浅所提示他的位置。

    只是在找了一圈之后,他发现这里根本没有什么钥匙!

    汪成黑了一张脸,倒是他身边的云灵门弟子发出了疑惑“会不会是程轻浅搞错了位置?”

    “不至于吧,我倒是觉得她有可能在耍我们!”

    自从几年前,飞花宗在那场大比中遗失了那本承君策开始,两宗之间的关系便越发的恶劣了。飞花宗的弟子始终坚信承君策遗失一事是云灵门做的。

    可惜云灵门始终拒不承认,这就造成了接下来的几年两宗之间连面子上的功夫都不做了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觉得飞花宗的弟子不至于在这种紧要的关头戏耍我们,耍我们这一趟对我们有什么好处么?”也有弟子从理智的角度提出了自己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……那钥匙会不会在我们来之前,便被其他的人给捡走了……”那弟子说话的声音很小,但却引起了汪成的注意。

    他举目四望,似乎在寻找着什么,不过不管怎么找都看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按理说,如果那令牌真的被其他人捡到的话,那人的身边定会聚集一大批的幽魂,只是现在看来,这些幽魂依然分布的很均匀,根本就没有聚集的迹象。

    所以实际上,那令牌其实并没有被人捡到么?

    汪成觉得哪里好像出了问题,却又无法明了问题究竟出现在了哪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君洛为了观察这些幽魂,一直游走于人群之中,慢慢的她发现这些幽魂好像并没有什么致命的弱点,他们不懂得疲劳也没有损耗,只会不停的消耗修士,一旦修士的灵力被消耗殆尽,等来的就是修士的死期。

    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不少修士负伤,其中散修尤其之多,毕竟散修身上带的资源有限,能消耗的估计都已经被消耗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突然间,君洛察觉到了一股让她感到有些熟悉的气息在不远处浮动。

    待她走近一看才发现原来竟是一块令牌。

    令牌被尘土掩埋了大半,只露出了一节,她将令牌从地面拿起,并去掉了令牌上的灰尘,令牌原本的模样立刻出现在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君洛看着令牌身上的图纹,眼底划过了一抹了然。

    她便说这气息她好像在哪里察觉到过,原来竟是离冥塔真正的钥匙,令牌上所沾染的气息也同离冥塔大门如初一辙。

    这般想着,她直接带走了令牌前往了离冥塔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别人拿到这令牌就会遭到幽魂疯狂的攻击,而君洛就一点事情都没有。

    很快君洛就来到了离冥塔的大门前。

    只是这里的大门紧闭,周身严丝合缝,竟是看不出半点能够插入令牌的缺口或是凹槽。

    君洛有些迷茫,闻气息它与大门如初一辙,看花纹也同门上一模一样,按理说它就应该是钥匙才是,只是这钥匙如何使用又成了新的问题。

    方朔不知何时来到了君洛的身后,他只看了一眼她手中的东西,便认出这东西的来源。

    “看山非山,看水非水,钥匙并不一定置于凹槽之中,洛洛你的第六感一向都十分的强大啊,闭上眼睛用心感受,钥匙会指引你它该落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方朔这番话才说完,便又有两只幽魂围了上来,方朔烦不胜烦,急速挥出两剑,两只幽魂瞬间便消失在了方朔的剑下。

    待他转头再看向君洛的时候,她抱着令牌已经合上了眼睛。似是在冥思……

    而君洛也确实在冥思,根据方朔的指引,将自己的意识全部注入到了令牌之中。

    然后她‘看’见门上那些浮动的线又出现了。

    丝丝缕缕的朝着君洛飘来,最终缠绕上了她手中的令牌,君洛将气凝结于令牌之下,随后轻轻的松开了手,让令牌悬浮于手心之上。

    令牌开始以一种极为缓慢的速度朝着门的方向飘去……

    只有君洛‘看’到,令牌并非自主飘向了大门,而是由看不见的丝线被牵引到了大门。

    令牌消失不见,而原本的花丛却猝然又多了几朵之前没有的花。

    远古的钟声自离冥塔的塔顶响起,一下一下的叩击着所有人的心神。

    便是君洛都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,世人皆说器物无情,但君洛却并不这么认为,甚至隐约间,她似乎能感觉到这座塔似乎是‘活’的,甚至说不定还有自己的情绪……

    塔声余韵悠长,几乎持续了足足一刻钟的时间,众人才从钟声中得以清醒。

    他们想起了自己原本正在做的事情,脸色猝然变得严肃了起来,只是等回头再看的时候,哪里还有他们曾经对付的那些幽魂。

    君洛则是将视线重新落在了塔身,毫无疑问,这些人又重新回到了塔身之中。

    “离……离冥塔的门被打开了!”说话之人大概是太过于激动,连音调都拔高了几分。

    不过在经历了之前种种变故之后却没有人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大门于君洛的面前大敞,里面漆黑一片,什么都无法看清……

    7017k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